Log
长沙十大最佳搬家公司
首页 > 信息目录 > 行业资讯信息发布

灿灿 ‖ 搬家记

发布日期: 2019-1-14

五年前北漂回来,在学校租了一所房子,一边开书吧一边用来居住。是多年的老小区,房子旁边有一个小湖泊,湖边随着季节更替种满了各种蔬菜,春天来临,白菜苔突突冒许多黄碎碎的小花。坐在书吧的飘窗上,可以看见阳光洒落在东湖上,湖水熠熠闪烁光辉,因为只能看到湖心的那块地方,反而使人想象湖水无穷,仿佛住在海边。


有一床花色床品,也十分喜欢,至今还留在身边。花样非常繁复,墨绿色底子上泛粉红的嫩黄的小花,磨毛面料,太柔软了,钻进那样的被窝里,是对第二天精神提振的莫大鼓舞。有一幅米色棉麻窗帘,很是喜欢,是米色中泛一点浅浅的绿,摸起来柔柔的,后来书吧没开了,窗帘被我扯下来做了裙子穿,领口和袖口都包了银灰色边,恰巧不知什么因缘得了一朵银灰色花,开成山茶花样子,别在肩膀上做配饰,特别好看,大约是太别致了没有同款,走在路上还常常有人问起。

 

忽而就想起乱世佳人里斯嘉丽在农场缺税金的时候,把当年豪华气派的房子里墨绿色丝绒窗帘扯了做裙子,穿去向白瑞德借钱交税金的场景。那件米色银灰边裙子,后来穿着它和陈老师一起在农大耘园的油菜花田里拍了照片,现在耘园没有了,修了红旗路,好远的事了。 

 

后来又在艺苑重新租住了一套房子,六十多平,带院子,七百五十元一个月。房子前面是一排桂花树,结了厚厚的如云的叶子,秋天的时候,漫天的香气,连从衣柜里拿出衣服来,都是桂花香。院子里杂草一人多高,让人望而却步,院子中央有一颗高大的柿子树。

  当时租住的时候正是春季,一场春雨过后,地上毛茸茸的小柿子铺了一地,让人感觉非常惋惜。问人借了锄头、铁锹、镰刀,又去东之源超市买了麻布手套,先将高大的杂草砍掉,摞在一边用绳子捆扎好,请人搬走了,再一点点地锄掉低矮的杂草,又翻起角落里多年堆砌的垃圾,最后终于见到了新鲜的泥土。新鲜的——芬芳的——濡湿得刚刚好的泥土。

 

那时有东湖村的老人在家里育了菜苗,用红褐色老旧的竹篮装着,西红柿苗、辣椒苗、豆角苗、茄子苗、丝瓜苗,描述不尽,用旧报纸一扎一扎包好根茎。摆在东之源超市的门口叫卖,旁边兼卖一些时令蔬菜,三月打了一点点花苞的白菜苔,红菜苔,香菜,榨菜头,莴笋,豌豆尖等等,用一个蛇皮袋子垫在地下,一把一把捆好,码得整整齐齐,老人指甲里夹满泥土,蔬菜总是水灵灵。

 

买了西红柿苗和辣椒苗,还有两颗丝瓜苗,一颗南瓜苗,种在院子里,晒几周太阳,再一场春雨,西红柿苗就高大得要上架了。还种了一颗山茶花,几丛欧月和玫瑰,只可惜我在那里没来得及看到花开和结果就搬走了。厨房没有通燃气,只能用电磁炉,也没有抽油烟机,碗筷放在灶台上,用一块白布垫着,再用一块白布蒙好。这样的条件下,做饭并不经常,每一次都很珍重,有时在外面吃完饭,将一点点喜欢的剩菜打包,回来再煮一点白水面,将剩菜热了,拌在面里,再切一小蝶水果,坐下来慢慢享受,就是难得的一餐。

  卫生间没有电灯,找人接了电线和灯泡,鸡蛋大的灯泡,发黄黄的光,每一次开灯都觉得妥贴,卫生间打扫了许久,发黄的大便器终于白净了一点点,瓷砖用塑料刷子刷过,再用白抹布擦净,这样的清洁工作做完,每一样东西都开始可亲,不再害怕触碰它们,再不像刚刚进这个房子一样,连这里的空气都害怕沾染。只可惜,那样变革性的卫生刚刚做完,难得享受几天正常规律的生活后,前前后后不到半年的时间,就从那所长有柿子树的房子里搬到浦沅去了。

 

浦沅的房子条件好一些,是在一家公司做法务,房子是公司的房子,生活器具一应皆有,只需要带行李兼打扫卫生。住不多久就回家参加司法考试,只带了必要的生活用品回家,其他物品皆存放于此。后来考完司法考试我去天地人律所做助理,后又在省高院实习,恰巧有个高中同学在省高院上班,她将宿舍让给我,自己住在买了房子的单身同事那里,我于是又从浦沅搬到省高院。有一个红褐色花瓶,印象非常深刻。那时和天约在太平街买了一坛米酒和冷牛肉,坐在湘江边的晚风里喝完,坛子非常漂亮,扔掉太过于可惜,于是带回来做花瓶用。

 

有次路过花坛边,无意将一颗小花蹭倒了,我亦无心再栽好,拿回来将泥土洗净插在花瓶里,放在原木色窗边的书桌上,映衬着中式木窗,竟非常美丽。房间大约十平米大,因为漂泊流转不定,非常珍惜地住着。后来高院房子到期,出来租房,看着看着又一次冒出买房的想法,其实之前无数次有过想法,只不过这一次愿望实现,才记得特别牢固。

 

那是阴冷漫长的冬天,偶尔有阳光洒进十五楼,跟王庭长打完商量,又从朋友和亲人那里借得首付,经过漫长的两周向父母索要户口本,终于是买成了。第一天就忍不住去四方坪花一百五十块淘了一个二手床,风雨里从省高院搬回被子,手臂被袋子勒得陷下去,两道惨白的深痕。后来高院的同事帮我搬家,两只手都提着东西无法扶手,不小心卡在电梯,那一幕回想起来仍然触目惊心。一个人坐长长的66路公交车回家,吃温热可口的泡面,睡一个整晚整晚也发不了热的床。

后来弟弟来帮我搬家,累极了忽的坐下去,一不小心将床坐断了板子,才不得已又更换新床,王庭长友好地借我一万元,于是才得以去无印良品花两千七百元买了一张九十八公分的单人床,又给自己添了一身新衣,和人生中第一瓶香水,那才是许多年来一次真正的过年,随着时间推移,我的经济条件得到改善,当年的举债也早已还清,回首看去,那时认为多么困难的处境其实都是可以通过努力找得到出路的,因为有了这一层经验,我也才对未来充满信心。

 

那时唯一的花瓶是爱丽结婚时送的白色礼品罐子,没有买过花,才发现蔬菜叶子也可以插进罐里当花看,待到吃时就坐在桌子旁边的台灯下一根根拿出来掐断,金色的台灯下看着罐子上的百年好合和它的影子,觉得人生真是寂寞、温柔、又漫长。窗帘很是喜欢,当时感觉这一辈子都将在那个狭窄的单身公寓里度过了,于是去潇湘晨报对面的宝马金盛布市选了最喜欢的布,还是以前开书吧的时候用的那款米色棉麻布料,因为是万科的房子,物业非常好,房子质量和设计也很好。

忽而想起当年在北大旁听课程的时候,合租在上地桥西的怡美家园,三室两厅的房子,我住的一个小小书房,大约六平米,放下一张小床和衣柜后就很拥挤了,门只能开小小的一半,进门需侧身。每天早早起床,先步行过上地桥,再左转走两站路,买两个包子或者一个煎饼,一边吃一边等地铁,永远拥挤的十三号线,还未睡醒的上班族倚靠着人群扶着自己,把脸贴在车窗户上继续睡觉,一张张拥挤得变形的脸如每次搬家时被勒出的惨白深痕一样深深留在记忆里。

 

每天清晨,许多人从跟我住的一样的小房间出来,从永远不见天日的地下室出来,从外国语学院对面一个房间的八个床铺上出来,共同汇入进这个城市的每一辆公交车,每一条地铁,如此循环往复一生。

 

回到长沙经过努力和各种辗转,终于能够住上单身公寓,想起以往经历的种种艰辛,心中感到满足而安慰。单身公寓买完不久,旋即来法院工作,回家需要一个半小时,常常到了家里人已疲惫之极,于是搬到院里提供的宿舍来住,又将之前的公寓出租。院里的宿舍是三室一厅的房子,我和芳芳住一间,还是大学时候的上下铺,好像也没有什么关系。从四方坪淘了一张二手米色单人布沙发,一张木茶几,一个书柜,总共花去二百七十元,又将阳台上杂物间里一个柜子清理干净,买来一个简约落地台灯和一些绿色植物,在房间经过一番布置和调整,终于有了一番新的样子。

 

下班后我在这小小的一方天地喝羊奶红茶,吃甜甜的小点心,读书写字,将梅花香水打开,随着空调释放出的冷空气弥漫在整个屋子,把每一寸属于自己的空间收拾得尽量整洁干净,每天八小时之后,全世界都与我无关,熟读诗词,热爱红楼梦,在世上索要不多,刚好能力又能得到,我离群索居,又悠然自得。


在院里住了半年之后,内心的那种渴望独居的情绪又起来了,加之院里的房子没有开通燃气,炖汤不方便。慢慢又萌生出买房的想法。问中介,房价居然短短几个月内涨了许多,之前的公寓完全足够置换一套大一点的房子。于是又在星沙看房买房,其中艰辛复杂不表。


昨晚订完窗帘,关于装修所有的事情就都做完了。一个人一边走长长的路回家,一边欣赏街边美丽的夜景,看凉塘路上漂亮的换季橱窗,夹杂在热闹的人群中,喝奶茶吃小吃买花瓶,沉醉于不知名的人间万物……这次买的是一套二手房。因为楼盘开发较早,楼下早已绿树成荫,绕行小区湖泊回家,每一次都心情轻盈。房子比之前的大一点点,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关键是通天然气,之前是多么多么渴望有天然气可以熬汤。刚刚买到手里,感觉又像之前在艺苑租房子一样,充满了开天辟地打扫卫生的工作。先前的房东剩下一张一米八的实木床,因为睡小床习惯了,忍不住将它换掉,找来四方坪收二手货的师傅,清理走家里落满灰尘的旧沙发和玻璃茶几以及坏掉的旧桌椅。

阳台漏水,楼上住户已失踪多月,只好在漏水的地方做了一个花架,下面摆上花盆,正好做一个自动浇花机。选了最喜欢的原木橱柜,以至于后来皮皮开玩笑说:得把你家的地板和墙砖都掀了重做才配得上这个橱柜。燃气灶是原来的住户留下的,充满了油渍和铁锈,花了一个下班后的晚上,终于擦新了。有了通天然气的厨房,可以一边熬汤一边打扫卫生发呆整理屋子读书,可以抱坐在一旁看蓝色的小火焰,像一座蹲坐的安稳的佛像,才有了安家的感觉。

房子因为靠马路,闺蜜睡到凌晨一点多还是忍不住起床回家了,因为“像睡在马路中间”,后来终于装了隔音玻璃,又做了梦一样蓝的纯色床品和窗帘,好像这么多年来睡梦从来没有这么安稳过,《肖申克的救赎》里,安迪说希望太平洋的海水像梦中一样蓝,我想我真是懂得他在说什么,总是这样与不在现实生活中的人,而存在于书本中、电影里、传说中的人心心相惜,与我有亲的人都在遥远的不知名的时空深处。

 

后来听说农大艺苑那边做了浏阳河风光带,道路两旁种满了美丽的梧桐树,我于是择了得空的周末远远地过去看,当时正值秋天,路过时看到当年租住的院子里柿子树上挂满了黄澄澄的小柿子,一瞬间忍不住落下泪来,多少珍贵的回忆线索,就这样断掉了。

 

今年的春天雨水特别多。搬家的时候,总是雨天。开始打算请搬家公司,后来经院里的门卫大叔提醒,问赵队要了一个回收废品的姓艾的师傅的电话,搬家公司开价三百,艾师傅看了一些书籍衣物,要我出五十元钱,还非常不好意思,我心中忽而惊讶而伤感,是这样老实辛苦的人。最后给了他一百元。他非常高兴,要我有事尽管给他打电话,后来庭里废品要出售,称完算一算,恰巧四十一元,我站在一旁说给四十元吧,他还是笑着给了四十一元。他有三个儿女,都非常听话孝顺,小女儿已经在读大学了,上面两个大的都已结婚生子,我听了非常高兴,这样好的人应该得福报的。


坐在艾师傅的三轮车前排,怀里抱着多年收藏的花瓶,瓶中插满鲜花,外面风风雨雨打在我热乎乎的脸上,心里胜利的旗帜一直飘摇,一直飘摇,充满欢喜,这才发现,每一次听从心灵的召唤而作出的选择都没有遗憾。就一直如此,运用精神的力量,付出辛勤的劳动,战胜没有尊严的生活,并创造更多的可能性。


.
联系地址:湖南长沙市雨花区劳动西路471号 联系本站:130-3292-7252
顶天行业数据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湘ICP备1107ZS6号
手机上怎么买足球比赛